没有爪子的小咸鱼

晚樱,是春日的终结

突然想画一下春田和一期尼,没有爪子,只会线稿,勾线上色不存在的。(为什么总觉得春田被我画的像堀川啊……)

为什么这俩名字一个比一个长555

这是一期尼的新弟弟吗?233333

这是.......舞台剧?
在QQ上看到的.......
啊嘞?hsb是你吗?
(看到和田后,刀乱工作细胞双厨的我懵逼了。)

我们本丸的大将啊……


萌新第一次写文,多多关照!


药哥视角
学生审注意!

日常欢脱向(应该是吧)


我叫药研藤四郎,今天,我们不讲三国,我们讲讲我的大将。
我家本丸,大将她,年方15,身高一米六五,圆脸鼻子的根小孩似的,形容一个字吧,长的就是傻!
大将是个从小到大就没完整看过一部电视剧的男人,她跟我说,她的童年估计就是“喜羊羊与灰太狼”“巴啦啦小魔仙”?顺便透露个秘密,她今年初三,巴啦啦小魔仙她一直追到初二!也就是入坑前!
话说大将的脑回路已经神到什么地步了呢?这么说吧,她当年第一次看青春偶像剧(也就是花丸)的时候,把乱认成女的正常,安定认成女的正常,鲶尾哥认成女的也正常,通通正常!不过大将,你是怎么做到把我给认成女的的?啥?你说你当时看动漫没开声音?不对啊……我哪里长的像女生了?什么?女博士?行行行,大将我服了,水土不服就服你行吧。
对于我们本丸,受害次数最多的要数一期尼了,真的!一期尼他是大将还没入坑前就已经遭到暴击的刃了。
那天是这样的:大将她好友尝试给她安利,一会儿这个,一会儿那个,讲着讲着就提到了名字,然后各位读者姥爷们都懂,她小伙伴那谁做例子的呢?一期尼啊。大将跟我说,当时她就开始脑补一期尼的样子了……我问咋脑补的?她说奶中了!我正准备鼓掌是,大将说“只不过奶中颜色了……”
额?我表示没听懂。
“我奶的是金发碧眼,结果是碧发金眼。”
晕倒,我真是哭笑不得啊大将,
“你是愣生生把一期哥奶成山姥切了是吧?”躺地板上笑够了,我问到。
“不是,比这更糟……”一看大将正在强制憋笑。
“我直接.......奶成.....噗哈哈哈......”
“奶成什么了?”我急了,爱马,大将你笑点是到地核了是吧?
“奶成乱酱了.......”
“噗!”抱歉一期哥,我真的没忍住,大将你把我们都当女生了是吧……要这让一期哥知道了他分分钟吓得哭给你看哦!
你们以为这件事就完了?不,大错特错了。
记得后来大将看了青春偶像剧吗?你知道她当时见到一期哥第一眼说的是什么吗?
“哎!他长的好像游乐啊……”
大将,你可能巴啦啦小魔仙真看多了。
“大将,他俩哪里像了?毛色一个海蓝一个大阪青!”
“哎呀哎呀,不都差不多嘛,都是蓝色的啊……”
“那武器也不对啊!”
“不都是冷兵器嘛,差不多啦!”
“可是人家是人咱们是刃啊!”
“哎呀,你看不就是一个二声一个四声嘛!差不多差不多!还有,人家是魔仙不是人!一看就是看动画片跳着看的!回去重补去!”
我一直认为,一期哥可能不会来我们本丸了。
然而他却出来了,还是煅出来的,还是大将手滑煅出来的!大将你是华妃娘娘嘛?您为何不去皇宫啊!
初始刀想选清光,结果准备看一圈再选他时,手一滑,看都没看,歪打正着地就打对了!大将,要是第一个不是清光,我看你就等着哭吧!
家里四花全是被你滑出来的!
开始手滑点成人家煅宗三得公式结果出了江雪,想煅一期哥时,手滑点了鹤丸的,出了一期哥,然后大半夜手滑本来想退出结果点成开始就出来鹤丸?来的莺丸是眼神不好使点成萤丸出来的,明石限煅你拿公式赌出了萤丸!服了!难怪大将家里一把五花都没有!这滑得够厉害的吧!
大将说他是因为萌上冲田组进了坑,结果现在完全是厨上了一期哥嘛!
我后来又作死问了一下,结果又让我一口老血直接喷了出来……
“所以大将这是为什么啊?”
“哦,这个啊!上次我跟三个肝刀的一起聊天,有人问我们喜欢哪把太刀,我闺蜜说了鹤,一个说了江雪另一个说了茶球,然后我就跟着大部队了......”大将说完她肩膀还一耸,一副“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”的表情。
大将,不是我说你,我记得她当时还不知道“初始四花太”是个啥玩意。
我还真不知道一期哥他怎么就敢来你家的?被攻击了这么多次还一脸懵逼地看着我说“主殿不是挺好的嘛!”woc,哥你别这么可爱,血袋!我要挂了……
是的,我家一期哥可能被重铸后就一直呆在王宫里,他的气场可能跟他的头发长度是成反比的,头发一剪就呆萌的连自己被撩了都不知道。
“所以我们要原谅主殿啦!她才十五岁呢!”哥,你一人原谅就够了,我加了原谅头发还是黑的。

大将可能跟我们粟田口过不去。
刚入坑那会儿脸盲,“那个粉头发的谁的?”
“哦,秋田。”
“对对对,就是秋那什么的....”
什么叫那什么?还好一期哥没来,来了他肯定要一边哭一边打死你!
“秋田!”
“对!就是那什么田的”
“秋田!”
“我记得他叫什么藤四郎的.....”
“那是后缀大将你先别管啊行不,我求你了……”
然后平野前田傻傻分不清,前田和秋田又开始混,以为“厚/藤四郎”和“后藤/藤四郎”是一个人。
“名字不都一样吗?”
“那个你没挖的叫后藤!你煅的那个黑头发的叫厚!”
“所以你是厚!”
“大将,我是药研!”

大将是个笑点很低的人,你永远不知道她的笑点到底在哪里!上次我们队伍又进沟了,她找我们“谈人生”时,骂着骂着,她自己笑了起来。
“严肃点!”她喊道,我们一队面如死灰。
“噗哈哈哈”她自己又笑了起来,我们问她怎么了,她不说话,笑的跟小猪佩琦似的。

大将喜欢看看同人文,可是她不喜欢“乙女向”和“刀审”之类的话题。“你们啊路基我身为腐女!好好地当个灯泡就行了!而且十八岁前好像不给谈恋爱的吧。”她经常这么说,可我从她眼里看出来,她在掩饰着什么。
大将其实应该和一期哥一样。她在现世是个姐姐,她拍过一张照片,她站在她堂弟堂妹中间,一米六五的个子特别突兀,周围围了七八个小孩,看样子都没上初中,上小学的估计就没有几个。陆奥守以前就干过一件事,把这张照片批成我们家的,违和感君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她在外婆家那边也是一样,不过她有一个表姐,但表姐比她好些,她有两个哥哥,在奶奶家那边最小。
大将,在现世的大人们眼中,永远都是个“大孩子”,她应该很缺爱吧,现世的小孩,听说很难带。他们不像我们那么懂事。
大将是个学渣,初中以来成绩在终点初中的实验班里永远在后头。
大将特别能搞事,堪比鹤丸姥爷,老师的评语永远说她是个“活泼开朗的女孩”,但她的内心,也是如此吗?
大将是个缺爱的人,对,虽然他是大将,但她毕竟只是个十五岁的孩子,因为排名不理想,经常和家人闹翻。
“大将,排名是什么?”
“排名啊,就是你考试完了总分跟别人比从大向小排啊!”
我赶紧把爱问问题的秋甜支走,因为这对大将来说,不就是“在长谷部面前提那人,在一期哥面前提火焰,在堀川萤丸面前提大海”一个道理吗?
“没事!你们随便说吧!我又没有心脏病的,而且我不是百度贴吧和lofter,不怕敏感词的!”
大将,你就接着装吧……
我知道,大将你只想要一个家……
那天你去上学后,我在本丸发现了大将的两张纸,一张写给本丸的刀们吗?她告诉我们,初三了,她不常回来,好好呆着,不许乱搞事。
另一张,单单给我的,她写的太多了,我只记得几句了,“我只想与大家做家人,因为家人,是有血缘关系的,而情侣,并不是。”“知道吗?每次在现世我想自杀时,我都会想到,我不能死,我死了,你们又会怎么办?如果落到一个渣审手里,那我岂不是害了你们!”

大将她,只需要一个家……我们全本丸都知道,只是都在瞒着她,因为大将是个自卑的人。她会认为,自己拖累了全本丸。
但每次看到大将装出一副自信的样子时,我们心都跟扎了一样难受,大将,能不要装吗?你内心明明很.......

我们本丸的大将,是个善变的十五岁姑娘。
与朋友相处时,像鹤丸,永远是个活泼的开心果。
伤心时,她会想大典太那样关在屋子里,一声不吭……
遇到陌生人,怯生生的堪比五虎退。
她会装出一副嗲嗲的声音,用这个声音给自己的毛绒玩具配音,像小叔叔与狐狸那样对话。
她像山姥切那样自卑,却总像三日月那样喜欢在小孩子面前说自己是“老年人”
她拿西瓜虫给我们看时,跟鲶尾哥拿马粪一样。
她看到毛毛虫时,却又像乱看到海星那样躲开。
一旦有一个依靠,她会像堀川那样,一直缠着“卡内桑”
她像陆奥守,拿起相机就不肯放下。
她有时像一期尼,知道自己被撩了会脸红。
但有时候像笑面先生,冷不丁来句双关语什么的。
她就是我们的大将,一个三次元普普通通的女孩子,有优点,也有缺点,但她永远是我们眼中最好的审神者!这是无人可以替代的!
我们大家都知道,我们是永恒的,而你会随时离开,愿我们能在你有生之年,让你在本丸留下最快乐的记忆!

第一次发lofter,画的不好。
(献上娜娜和菲大大)
想想自己入叶罗丽坑都两年了,一直都很爱齐娜和菲灵呢!